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在线 >> 湘江评论 >> 你说话吧
文学期刊,你还爱她吗?
http://www.changsha.cn | 2012-12-10 10:49:6 星辰在线 | 复制链接
订湘江手机报,大事趣事绝不漏掉。编辑短信XJ,移动用户发送至10086,联通、电信用户发送至1062892211

141575

9月6日上午,在长沙市文联《创作》杂志编辑部,20多位市民与部分作家、文艺界知名人士就《文学期刊,你还爱她吗》进行现场讨论。

141576

话友危大苏

141577

话友彭国梁

  主持人语

  文学期刊曾像一个百花园,丰富着人们的精神世界,滋养着一代人的心灵。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,多数文学期刊日渐落寞——发行量下降,有的停刊,有的改为迎合大众口味的时尚杂志,有的尽管还在坚守“纯文学”的阵地,但举步维艰。“文学死了”的慨叹,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争议。对此,你有什么看法?一些文学期刊刊登媚俗的内容,能不能迎来生机?文学和文学期刊的出路在哪里?12月6日上午,长沙本土文学期刊《创作》杂志创刊30周年之际开通网络版,本报第283期《你说话吧》邀请20多位市民代表走进《创作》杂志编辑部,与部分作家、文艺界知名人士一道,共同探讨文学和文学期刊的今昔与未来。本期讨论主要形成以下观点。

  话友感受

  我和文学期刊的故事

  感受1

  30年前曾现文学热潮

  刘弘冰(湖南千行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):我小时候酷爱文学期刊。记得上世纪70年代中期,我看文学杂志往往是睡觉前看一遍,第二天起床又看一遍。后来工作了,订了很多期刊,比如《湖南文学》、《人民文学》等,觉得文学期刊就像精神食粮。再后来,我就看得少了,主要有三个原因。第一,生活、工作压力大,没时间去看。第二,很多的文学作品说是在创新,但我看不到。第三,影视、网络等媒体普及,我稍微有点空闲就被新媒体吸引了。

  罗正坤(华夏纪实杂志社副总编):我是搞收藏的,文学期刊我也收藏了不少。30年前,写一篇文章就可以红遍中国,而现在网络文学冲击了期刊市场,但真正办得好的文学期刊,还是有人看。比如《长沙晚报》的文学副刊,我就经常剪下一些文章,进行收藏。

  彭国梁(长沙市文联专职作家):1982年,我来《创作》杂志社工作。那时候我们对文学的狂热是现在的人很难想象的,《创作》的发行量也非常大,最多时达到了20多万份。现在因为电视、网络、手机等传播媒介增多了,纯文学杂志在全国销售特别好的极少。

  杨里昂(长沙市文联原副主席):以前湖南省的社科期刊有80多种,文学期刊有20多种,其中每一个市州的文联都有刊物。现在能够坚持下来的很少,全省14个市州,其他市州的文学期刊都变成了其他性质的刊物。而《创作》杂志作为长沙市唯一的文学刊物,能坚守30年很不容易。

  感受2

  文学期刊指引了人生道路

  李娟(市文联干部):我阅读的第一部文学期刊,指引我进入了文学这条道路,它叫《百家作文指导》,当时是学校统一订阅的。我觉得好的文学期刊,对于少年儿童的文学指引是非常重要的,从小培养的阅读经验,对一生的成长非常重要。

  南宫浩(省作协会员):文学刊物对于一个创作者,特别是对小孩子、小学生的鼓励是非常大的。在14岁之前,我投了差不多两百次稿,14岁那年终于在《湖南工人报》发表了第一篇诗歌,后来又发表了一篇小说,当年那种心情啊,估计中了百万元大奖都没有那么激动!这对我以后的创作起了很大的鼓励作用!

  奉荣梅(长沙晚报副刊编辑):我也是上世纪80年代受文学期刊影响很深。记得我当时上初中的时候,把唯一的零花钱买了《少年文艺》、《儿童文学》,到后来买《当代》、《十月》期刊,这对我有一辈子的影响。

  唐樱(长沙市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):我本人是搞创作的,写的作品有13部,包括5个长篇,办《创作》杂志占据了我大量的时间。那为什么还要办呢?因为杂志改变人的命运。记得我16岁时,还没走出县城,突然看到一本杂志,觉得自己也能写,就投了稿。当时我们家的年收入只有20元钱,但是我的稿费就有60元钱。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发表在1988年,得了稿费3000元,当时我的学费和生活费都靠这笔稿费支撑。现在办《创作》杂志,就是想让更多的人挖掘自己的潜能。

  感受3

  写一首歌献给坚守者

  危大苏(湖南电视台作曲家):在文学期刊很艰难的年代,坚守就是一种奉献。 在我的歌词里找到一首《写给安静的书海》,向这些坚守者致敬。内容我朗诵一遍:跟他们在一起,心就不慌/真的,跟他们在一起,心就不会慌/就觉得活得有意义/就总是阳光灿烂/哪怕外面的雨水像无数瀑布一样狂飞/是的,他们让人沉着/让人坚定自己的信念/让人觉得理想每时每刻都在自己身旁/总听见他的歌吟,甚至他的呼吸/他们不语,只静静地望着你/那是一种面世/你回答也好,不回答也好/总让你觉得有一张试卷在不停地展开,展开!

  话友热议

  文学期刊会不会消亡

  观点1

  有人在,文学就在

  谢胜文(长沙市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):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,优秀的文学作品,基本上是在文学期刊上刊登,表达了人生的理想,提高了人们的素质。那时候我在学校当班主任,每年都从上百种文学杂志中筛选出读物给学生阅读,比如《十月》、《芙蓉》等,这些期刊对学生提高语文水平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我带的三届文科班都出了一些人才,出了一些高级干部,这些都得益于文学的滋养。所以对于文学,我们不要悲观,也许某些文学载体会消亡,但是文学不会消亡。文学期刊的形式会变化,但是文学的根本足印是不会变化的。

  奉荣梅:我相信,有人在,文学就在,文学在,文学的阵地就在。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学的梦。文学杂志的阵地可能是比较小众的,但文学是提升人的品位的,我们不能低估读者的欣赏水平,文学期刊的阵地看起来比以前小了,但是这个小众我们还是要坚守的。

  张闻骥(湖南女子学院教师): 文学没有死,也不会死,死的只是文学存在的形式和载体。越来越多的文学由原来单一陈旧的形式向多元新颖的形式转变,越来越多的文学由传统的纸质载体向电子载体过渡和发展。

  刘伟明(市作协会员):中国是一个文学大国,文学是鼓舞和提高人们民族气节的一个重要手段。我相信文学的春天会到来,希望作家承担起文学复兴的神圣使命,能够继续守望我们的精神家园。

  观点2

  文学期刊前景堪忧

  胡鹏飞(退休职工):我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,一天不看书就不舒服。现在不少媚俗、低级、下流的文学作品充斥着报刊、荧屏,正派的文学作品被挤压了空间,情何以堪?文学期刊会死吗?我个人认为前景堪忧!文学期刊唯有保持自己的特色和个性才有出路。

  刘文彦(农业银行湖南省分行营业部):我在红网的文学园地、散文版当版主。我发现,如果文章没有故事内容,没有吸引眼球的东西,网友是不会看的,这样下去就没有前景。我认为纯文学应该做到雅俗共赏。另外,希望有关管理部门支持出版文集、出版小说。

  落花时节恰逢君(网友): 在《收获》55周岁生日的文学聚会上,作家们提起文学期刊作为文学作品首发地的权威性在“滑坡”。一部作品首先在文学期刊上发表,而后或被文学选刊类杂志选用,或由出版社结集出版成书,这“三部曲”已被打破。目前只有能输出评价体系的文学期刊才能继续生存、发展。

  话友思考

  不能单纯从发行量来考量

  思考1

  不必因发行量减少而苦恼

  杨里昂:现在可供阅读的东西比以前增多了,全国有七千种期刊,比哪个国家都多。我的伯伯以前每年要看四本长篇小说。自从电视普及以后,一篇长篇小说都不看了,这是很自然的现象。说明文学期刊的阅读量,被电视连续剧、网络文学分散了。但是,阅读的总数是增加了,所以办刊物不能因为发行量减少而苦恼,应该看到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。

  南宫浩:我觉得,文学期刊没必要过于眷念上世纪80年代辉煌的过去。很多事情都有它的发展规律。比如京剧、昆曲,个个都爱,但是新时期来临之后,京剧和昆曲必将不会拥有那么多听众,但是京剧不会亡,昆曲不会死。现在的流行乐、摇滚乐非常流行,但是西方的古典歌剧依然有自己的市场。文学期刊也是一样。

  彭国梁:我觉得不能单纯从发行量来考量。打个比方,一户人家住了很大的别墅、洋楼,如果在客厅摆了一个很好的钢琴,并能弹出很美妙的音乐,那就提升了这个家庭的品位。文学期刊就像房子里摆设的这架钢琴,不是用来卖钱的,而是用来提升文化品位的。现在开通的《创作》杂志网络版不收费,就有利于提升长沙的文化品位。

  思考2

  解放思想才有出路

  蒋不难(导游、旅游作家):我以前在张家界干了近20年的旅游工作,也写了几本书。我觉得现在是一个重经济、轻文化的时代。一些国企高管,年薪动不动就是几十万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,但文人有几个人能获这么高的收入?一个房地产商随便搞一个项目就一辈子吃不完,而文人买一套房子就要劳累一辈子。另外,文学要发展要繁荣,要求文人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和独立的思想,这些都有待今后进一步深化改革,解放思想。

  嫣青(市作协会员,自由撰稿人):我是写悬疑小说的,我的读者希望能够读到好的作品,好的作品的标准就是要在保持文学性的情况下还有可读性。文学杂志在坚守阵地的同时,只有在可读性方面多下些功夫,才能生存。先有生存,再谈文学。

  话友建议

  文学期刊如何走出低谷

  建议1

  文学期刊要沉得住气

  邹旦平(广铁集团长沙电务段):不论是做纯文学还是做别的期刊,都要有准确的市场定位。期刊要有一个市场规划,要避免同质化竞争。第一是核心的客户一定要抓住。第二是作品的知识产权应受到保护,这样才能调动作家的积极性。第三,作家要成为多面手,诗歌、散文、小说都能写,从各种文学体裁中吸收创作营养。

  杨光辉(华铭实业有限公司):现在网络上流行的小说、散文,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生命力不是很强,真正能够流传下去的东西,是需要花费心血的。我觉得文学期刊要沉得住气,耐得住寂寞。只要写出来的东西跟老百姓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,老百姓一定会看的。

  建议2

  要有内容和形式的创新

  星光哥(省作协会员、影视经纪人):文学期刊如何适应时代发展?我认为,文学期刊的内容和形式要求新求变,像《创作》杂志开通网络版,是个很好的尝试。另外,作家要能沉下心来,放下浮躁的心情,多出精品力作,这样才能留住读者。

  南宫浩:我建议每一期《创作》杂志都选发一篇外国小学、中学的作文。我记得小时候,看了一些国外的小学生、中学生作文选刊,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从此明白了一个道理,就是“文无定法”。这对于我后来的创作有很大的启迪作用。

  建议3

  要放开视野错位竞争

  陈纬(长沙市作协会员):现在不是说要文化强国吗,我认为文化不应该是狭隘的小文化,而应该是广义上的大文化。首先我觉得文学期刊一定要有知识性。其次,我认为期刊要像做公司一样有企业文化,并且不断地延续,包括它的色彩、LOGO等。

  奉荣梅:《创作》杂志能走到现在,就是因为发表学生的创作,培养小作家,这是一种很好的错位竞争方式。现在,它的网络版开通了,我希望它不是单纯地把杂志内容挂在上面,应该有更多的外延,比如,要有更多成年人的作品。如果我们立足本土文化,将各行各业的题材做得更大,给我们的文学期刊提供更多的素养,我们的文学期刊就会有真正的精品力作,会走得更远。

  总策划:肖和平 李辞

  总主持:颜新武

  本期现场主持:袁云才 颜新武

  文字整理:袁云才 颜新武

  网络传播:星辰在线

  摄影:陈飞

  速录:向洁 屈纯青

(稿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)
(作者:)
(编辑:方筱 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TAG: 你说话吧


相关新闻

版权声明(点击进入)
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权利人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誉权等问题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并提供真实、有效的书面证明,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。
联系方式: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:0731-82205980 传真:0731-82205938
附: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:《长沙晚报》、《星辰在线》、《湘江手机报》、《知识博览报》、《娱乐快报》、《品周报》、《浏阳日报》、《学生·家长·社会》杂志、《晚报文萃》
 

联系我们
湘江评论投稿邮箱:xjpl@changsha.cn
电话:0731-82205980-817 评论群:26348220
主编:杜进 http://t.qq.com/dujins
公告: 湘江评论投稿必读 网评投稿规范
评论文集
微评天下
原创快评
新锐先锋
理论深度
名家专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