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在线 >> 湘江评论 >> 你说话吧
临终“不插管”,你认同吗?
http://www.changsha.cn | 2012-11-28 8:48:26 星辰在线 | 复制链接
订湘江手机报,大事趣事绝不漏掉。编辑短信XJ,移动用户发送至10086,联通、电信用户发送至1062892211

 140240 

11月24日晚,在设于南岩轩茶业雍景园店的第282期《你说话吧》讨论现场,20多位话友与部分医务人员就“临终不插管,你是否认同”的话题,展开热烈讨论。

140241

危重病人被送进ICU病房,插管治疗是很多大医院的常规抢救方式。

    主持人语

  病人临终前,被送入ICU病房,身上插满管子,每天花费巨额医疗费,最后还是离去,这样的现象在我们身边太多了 ……因为看过太多“临终抢救”患者的痛苦与窘迫,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、医生罗点点建立了“不插管”俱乐部,倡导人们签署生前预嘱,不过度医疗和有尊严地死去。此举在社会上引起热议。

  有数据显示,人一生75%的医疗费用花在最后的治疗上。你怎样看待这个问题?对于临终“不插管”,你是否认同?有何思考和建议?

  11月24日晚,在设于南岩轩茶业雍景园店的第282期《你说话吧》讨论现场,20多位市民与部分医务人员、律师一道,就上述话题进行了热烈讨论。本期话题讨论形成主要观点如下。

  话友感受

  临终插管,人和钱都很“痛”

  感受1:过度抢救使人心力交瘁

  杨光辉(华铭实业职员):我曾看到,株洲一名校长的孩子患心脏病,竟插了25年的管子。那时的医疗费用低,而且基本上是国家报销的。尽管校长跟那家医院的护士关系很好,却也弄得心力交瘁,25年啊!最后病人还是死了。我还跟一些临终病人聊过天,他们身上插着管子,确实非常痛苦,感觉到生不如死。

  范利民(建湘新村社区退休人员):我父亲曾在床上躺了半年,生活不能自理,需人照顾。半年后他讲,插管子很痛苦,不愿再治疗,再后来就安详地走了。当时如果继续插管子,既浪费国家钱财,病人自己也受罪,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是一种痛苦,这是其他人无法体会的。

  露天窗(网友):据说在ICU最后的时光是异常痛苦的,除了身体上的折磨,更有精神上的摧残。

  凯瑟琳(网友):我父亲过世时,脖子上开了个洞,插着管子。等我们擦干净他的身体,把管子拔下来时,一个大大的洞还有血往外流,看着就心疼得不行。

  感受2:拔管子后,病人走得很安详

  雷鸣(泰和医院急诊科护士长):我的公公是个重症病人,到后来发生了多器官衰竭,医院的主管医生说要插管才能延续生命。当时我心里很纠结,但我婆婆知道,插管会让病人很痛苦,最后她很理智地选择了放弃治疗。结果把管子一拔,把呼吸机一拆,慢慢地,公公就很安详地走了。这对他来说,真是一种解脱。

  李兵发(泰和医院ICU病房护士长):我们医院有个医生的夫人,只有五十岁却患有高血压、心衰,她的心脏就跟玻璃心(瓷娃娃)一样的,经不起任何折腾。当时这个病人是我管的,这位医生就对我们说,把他夫人好好地送终就行了。病人临终时,我们给她做ICU,按摩了十几分钟,也没插什么管子。她的丈夫就说“不用按了”,病人就安详地走了。像这种情况,插管只能多活几天,完全没必要增加病人痛苦。

  感受3:插不插管是两难选择

  李兵发:临床上我们也有两难选择,有一个40多岁的病人,他去年9月受了脑外伤,现在还住在我们医院。脑外伤如果长期没苏醒,临床上就称为植物人。我们跟家属沟通过,可以接回家,医疗费用会少很多。她的夫人很理解,但他的姐姐、妈妈不同意。现在这个病人还是睡在ICU,身上插了静脉管、导尿管,每天的医疗费用是两三千元。我们还看到,在ICU插管、做血液透析的病人,一天花一两万元的都有。病人无知觉时,家属面临两难选择。

  刘花艳(省儿童医院护士):我们医院接收过一个从小就脑损伤的病人,他死的时候是7岁11个月。这个病人可能是母亲怀孕或分娩的时候存在重度缺氧造成的脑损伤,而且这个脑损伤是不可逆的,即使把孩子抢救过来了,以后也很可能是脑瘫。孩子临死的时候,他爸爸不愿放弃,要求插管,但他的奶奶、外婆、外公、姨妈和他妈妈都要求放弃。这样面临两难选择的例子,有很多很多。

  话友热议

  临终有没有必要插管

  观点1:临终不必插管,轻松地走

  陈黔怀(退休干部):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设立“不插管”俱乐部,我是非常赞成的。一些治不了的病,到了八九十岁还去插管,那是给家里制造经济负担。现在的人寿命都长了,基本上活到八九十岁。我今年70多岁了,到了临终的时候,我就会表态,绝对不插管。

  吕金达(退休教师):到了临终状态,如果有人给我插管,这里一根那里一根,届时如果我有意识的话,是不能接受的,还不如“一下子走”好得多。我听说现在一些人在庙里祈祷时,不是求荣华富贵,而是祈求“暴死”。这虽然有些过激,但还是反映了很多人的心理,就是死并不害怕,而是害怕死时遭受折磨。

  刘弘冰(湖南千行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):有生必有死是谁也逃不过的定律,“有尊严地死”与有尊严地活着同等重要。当高龄患者病入膏肓而医生无力回天的时候,患者选择插管还是不插管没有对错之分,所以,我认为“临终不插管”的倡议合情合理,并不违背伦理。

  快乐的双子座68(网友):支持避免过度医疗!临终插管造成患者受罪,家属难过,医院爆满,医护辛苦,经济负担过重,医疗垃圾成山,环境污染过重,不宜提倡。

  freakish(网友):我希望,在我临终的时候,不要给我插管,让我自然地感受回光返照的最后一刹那的美。

  蓝湖之舟(网友):支持,生命最后的时光如果是忍受折磨,那就尽量缩短。

  艾伊诗(网友):作为一名ICU医生,我非常同意临终不插管,插管应针对有抢救可能的病人。

  消费真声音(网友):送亲人进了ICU病房,当晚就后悔了!病重的身躯、脆弱的心灵,孤身面对冰冷的机器,无助!无望!可怜啊!曾经闪过一个念头:少几天生命,握着亲人温暖的双手,在温情中告别世界,不比多几天生命的ICU更人性吗?

  观点2:必须插管,这样才问心无愧

  胡鹏飞(文昌阁社区退休干部):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。如果我父母临终不愿住院的话,我还是会尽量地抢救,尽量地插管。虽然心里明白,父母年事已高,插管也难以产生预期的效果,但我还是要做。做了就表示我们尽力了,也就问心无愧了。

  吴涛(湖南读书会会长):为什么现在的医疗市场这么火爆?因为每个人对生都是有渴望的,不然医院早就倒闭了。所以我认为,不要随意剥夺病人活下去的权利,应该给临终病人插管。即便是生前签了预嘱不插管的,也要看情况,尽量插管。有些疾病在当下是无法治愈的,但是在插管的过程中,说不定科技水平提高了,能治愈了。保留一丝希望总是好的。

  北苑路jerry(网友):爸爸病危,当医生问我,要不要送到ICU病房时,我毫不犹豫说“送!”我很自私,爸爸在,家在!

  雨点的朋友(网友):如果我是一个临终病人我一定选择不插管,可是当我们是病人的亲属时,不插管就很难做到,你能眼睁睁看着他不管吗?

  观点3:插不插管要区别对待

  徐大山(粟塘社区居民):我觉得一个人不论他是多大年龄,插不插管要看他有没有救。有救的话就插。如果身体各器官衰竭,插也没用了,那就不要插管。

  邓映如(知名出版人):病人临终时,家属要求给他们插管抢救,甚至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,这种不理性的消费是可以理解的。当然,完全没有抢救希望的另当别论。作为病人的家属,要理性对待生命的终结。有些病是医术挽救不了的,没必要因为一个人的病而影响整个家庭生活的质量。

  陈老看世界(网友):生命有望可倾家荡产,生命无望求尊严安详,生命未卜须人性理性。

  观点4:插不插管要尊重患者意愿

  刘晓军(长沙市实验中学教师):临终插不插管?我看首先要尊重患者本人的意愿。有人说,反正插管也只能多活几天,无所谓,这是对生命的漠视。

  陈聪华(长沙博康养生堂):病人临终时如果不给插管,其子女常会被人骂不孝。我认为,插不插管需患者签一个生前预嘱,一切尊重患者的选择。另外,病人插管延续生命对社会有没有价值,也是应该考虑的。

  andy1860(网友):死亡是最伟大的平等。死亡有一万扇门,请给病人自己选择,应该从哪扇门离去。

  张闻骥(湖南女子学院教师):临终要不要插管应考虑三点:一,要尊重病人的选择;二,要考虑家庭的经济状况及承受能力;三,要客观地看待病人的病情。如果以上三点都具备,那么临终“插管”还是有价值有意义的。否则,将陷入人财两空的窘境。

  话友思考

  公费医疗插管占用资源

  邓映如:经济条件不好的农村家庭反倒比较理性,临终插管进行过度医疗的不多。真正不理性插管的,是享有公费医疗的病人。病人进入昏迷状态,没有思想意识,完全靠插管子供给氧气和输液维持,这有意义吗?这是对国家资源无端的消耗。说实话,我们国家为什么老百姓对医疗方面的意见很多,因为动用公款插管的人不少,占用了很多国家的资源,使我们的医保无法惠及更多的老百姓。

  淘云子(网友):体制外的人,有几个能够承受得起这种过度医疗呢?“不插管”站在体制内的立场上,算是善举吧。

  newcapa(网友):当前有权有钱贪生怕死的不少,宁肯反复挨刀,遍体插管,到头来还是离不开一个“死”字。唯物主义者怎么就想不开呢?就算再贪恋权力金钱情妇,死神的召唤也是无法抗拒的,何必浪费医疗资源!

  肖辉刚(通程律师事务所律师):生命权不应受他人侵犯,它包括生和死两部分,人有选择生和死的权利。一些病人患了绝症后,不同意插管,节约了社会资源,值得肯定,值得提倡。

  话友建议

  建议1:对临终病人要设鉴定机构

  吕金达:在我们国家医疗事故屡见不鲜,不孝子孙也不乏其人。有些病人原本是插管可救活的,但不孝子可能借口“我的爸爸妈妈很痛苦”而故意放弃治疗。有的是完全回天无术的,而不孝子为多得父母遗产,扮成孝子模样,争先恐后要求医生插管。这两种情况都要杜绝。为此,我建议有关部门成立一个临终鉴定小组,这个小组最少要有5个人,最好是7个或9个人,保持奇数。如果病人自己或者亲属提出来不插管,必须经过临终鉴定小组签字决定。

  肖辉刚:鉴定要不要插管,应该建立一个相对完善的机构和制度。比如说在三家或两家以上的医院开出鉴定结果,病人亲属就可以选择不插管,这就在制度上得到了把关。

  建议2:医院要推行临终关怀服务

  刘花艳:目前,对临终病人是选择“安乐死”还是继续治疗,国内外都有争议。我觉得,临终关怀是最好的选择。临终关怀其实是让病人“被动地安乐死”,在不插管的情况下,维持其生命体征。既不会过度地浪费医疗资源,又会让病人觉得受到了尊重,会很安静地死去,就像泰戈尔说的“生如夏花之灿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。

  雷鸣:“不插管”俱乐部实际就是我们所说的临终关怀机构,我觉得它不同于“安乐死”。安乐死是主动剥夺人的生命,而临终关怀是给予病人舒适的照料,让他在不消耗更多医疗资源的情况下,能够安详地死去。我希望临终关怀能得到推广,参与临终关怀服务的志愿者越来越多。

  陈求实:我国还需建设完善临终关怀的医疗机构。第一,目前我们的医学院校都没有专门培养临终关怀的人才,比国外差很远,应加强培养。第二,临终关怀机构应该普遍地建立起来,不只是省城大医院要有,县级医院也要有。第三,应该提高家庭病房的质量,很多疾病不但需要药物的治疗,还需要在亲情关怀的气氛下完成治疗。所以家庭病房往往是临终关怀最好的地方。

  总策划:肖和平 李辞

  总主持:颜新武

  本期现场主持:颜新武 袁云才

  文字整理:袁云才 颜新武

  网络传播:星辰在线

  摄影:余志雄

  速录::向洁 屈纯青

(稿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)
(作者:)
(编辑:方筱 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TAG: 有尊严地死


相关新闻

版权声明(点击进入)
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权利人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誉权等问题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并提供真实、有效的书面证明,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。
联系方式: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:0731-82205980 传真:0731-82205938
附: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:《长沙晚报》、《星辰在线》、《湘江手机报》、《知识博览报》、《娱乐快报》、《品周报》、《浏阳日报》、《学生·家长·社会》杂志、《晚报文萃》
 

联系我们
湘江评论投稿邮箱:xjpl@changsha.cn
电话:0731-82205980-817 评论群:26348220
主编:杜进 http://t.qq.com/dujins
公告: 湘江评论投稿必读 网评投稿规范
评论文集
微评天下
原创快评
新锐先锋
理论深度
名家专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