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在线 >> 湘江评论 >> 你说话吧
拿什么拯救你,候鸟?
http://www.changsha.cn | 2012-11-02 13:42:10 星辰在线 | 复制链接
订湘江手机报,大事趣事绝不漏掉。编辑短信XJ,移动用户发送至10086,联通、电信用户发送至1062892211

139574

10月27日晚,在设于南岩轩茶庄雍景园店的第280期《你说话吧》现场,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等单位专家与30多位话友及环保志愿者共同探讨候鸟保护话题。

139575

有话友认为,保护候鸟最有力的措施就是设立保护区。湖南已有成功的经验,如东洞庭湿地1984年建立省级自然保护区,1994年晋升为国家级保护区,主要保护对象为湿地和珍稀鸟类。图为成群的反嘴鹬。李锋摄

139576

拿什么保护你,大自然的候鸟?这是一个需要大家一起来回答的问题。捕鸟人必须放下屠刀,鸟贩子必须转行,餐馆业主别再排出野味菜单,消费者也得讲讲消费者的责任——拒吃野味!图为某地集贸市场里的卖鸟人,正在兜售一只灰鹭。

    主持人语

  不远万里,飞到南方寻找温暖的过冬场所,不料等待它们的却是一张张罗网和无情的子弹……桂东、新邵、新化、炎陵等地千年鸟道候鸟被大肆捕杀的悲剧,经本报报道后,新华社、央视等媒体广泛跟进报道,进而引起了全社会的强烈关注。

  野生鸟类的保护,事关生态环境和人类的生存。保护候鸟使其免遭杀戮,每个人都要行动起来。10月27日晚,在设于南岩轩茶庄雍景园店的第280期《你说话吧》现场,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、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长沙项目办、长沙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等单位专家,以及本报摄影记者、《哀鸿道》拍摄者李锋,与30余位话友及环保志愿者共同探讨候鸟保护话题。中央电视台《今日说法》栏目对话题讨论进行了现场拍摄。本期话题讨论形成主要观点如下。

  话友感受

  捕杀候鸟现象令人痛心   

  贺楣(诗虹中医养生公司员工):看到长沙晚报《哀鸿道》的摄影报道和《鸟之殇》的视频,其中候鸟遭猎杀的镜头令人触目惊心,我对此感到非常痛心。这些人为了寻求刺激、赚钱,没有想到后果。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受伤的小鸟,她那么小都知道要去保护鸟,我们大人应该做得更好。我们要加强教育,提高素质,减少捕杀候鸟的情况发生。

  徐大山(粟塘社区居民):我看了《鸟之殇》的视频,令人触目惊心。大自然造就了万物生灵,人类应该和大自然和谐相处,呼吁大家保护候鸟,让其免受伤害。

  吕金达(退休教师):今天我的心情非常沉痛,这么多可爱的精灵被一些狠心的人毫不留情地打下来,并且吃掉。且不要说这些无害于人类的鸟,就是那些豺狼虎豹,它们都是大自然生态系统的一部分,我们都不能随便去伤害它们。有一句话“劝君莫打三春鸟,子在巢中盼母归。”作为人类最起码的就是要有善心,善待地球上的每个生灵。

  张梅(长沙市民企职工):1993年的时候,我因为出于好奇,买了一把折叠气枪,每天还正儿八经地练习打鸟,练了很久,连小麻雀都打不到。玩了不到半年的时间,我就把枪转给一个同学。我身边有些朋友也喜欢打鸟,这种行为今天感觉到很惭愧,今后我要多对周围的朋友做宣传,劝他们不要打鸟。

  话友解读

  大肆捕杀候鸟,后果很严重

  刘帅(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):在生态系统里各个物种是相互依存的。人的很多疾病的治疗,就是通过猴子或其他野生动物的一些免疫功能来发现、治疗的。如果动物都没有了,人类生病了,选择性找出病因的实验就没有了。其次,人既是肉食动物,也是草食动物,是和整个生物链相关的,如果鸟没有了,那么这个生物链的其它和鸟相关的动物也会消失,人的食物链就断掉了。不仅仅是候鸟,其它动物也不能捕杀,捕杀任何一种动物都会对环境造成破坏。   

  陈求实(环保社区居民):我以前是从事环保行业的。据我了解,鸟类和人类的关系是很密切的。比如说在森林里有一种叫天牛的昆虫,它的幼虫蛀树干,危害森林,啄木鸟可以把树皮啄破,然后把幼虫叼出来。松树如果长了松毛虫以后,就像遭遇火灾一样,整片森林都会慢慢消失,而喜鹊专吃松毛虫,可以保护森林。鸟类还可以传播花粉,传播种子,为什么张家界很高的悬崖上可以长出树来,这也是鸟类的功劳。

  杨柳(网友):我看过一些资料,说地球上曾经有16万种鸟,现在只剩下9000多种,其中还有1200多种濒临灭绝。人类的活动造成鸟的栖息地遭到破坏,以及人为捕杀等,是造成鸟类灭绝的主要原因。每一种鸟消失,就会有相关的多种其他动物消失。如果现在不对鸟类加以保护,对于人类来说,后果是非常严重的。  

  话友思考

  原因1:经济利益驱动

  崔启明(东郡社区居民):造成这种捕杀鸟类现象的原因是什么?有的是为了利,为了钱。有句俗话叫做“无利不起早”,如果没有利的话,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这是一种经济的驱动。还有就是有的人觉得好玩,反正原因是多种多样。

  龙门二十品(网友):贫穷既是理由也不是。当你的基本生活都不能保障了,有鸟为什么不打?但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,有很多政策来帮助脱贫,桂东等地方也不是贫困到没有东西可吃的地步,为了填饱肚子而打鸟不是理由。很多捕杀鸟的行为是有组织、有规模的,是为了牟利,这个是最令人担忧的。

  徐大山:据我了解,湖南贫困人口占总人口还不到十分之一,这些地方这么多年难道都没脱贫、没有饭吃吗?他们要靠打鸟来增加营养,这个算不算一个打鸟的理由?还有这种行为是破坏生存环境的,难道他们会这么无知吗?打鸟者多半是年轻人,还有大学生,文化素质还不低。

  原因2:执法力度不够

  戴晓艳(绿色潇湘环保公益组织运营主管):藏羚羊的迁徙得到政府和环保组织的保护,鸟类迁徙的课题却似乎没人去做。在保护候鸟方面,执法部门执法不严,可能是林业部门没有太多的经济利益,因而不是特别关心这个事情。据我所知,一般一个县里会有林业局,但是到了乡镇一级的话,基本上就只有林业站和林业联络员,一般一个乡镇只有一到两个人,所以他们的工作力度肯定不够。还有因为都彼此熟悉,有时候怕报复,不太方便去执法。

  胡鹏飞(水电八局退休职工):农民普遍存在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的情况,这是千百年来形成的。因为我是搞水电建设的,在全国跑了很多地方,我每到一个地方,都看到当地的老百姓把他们捕捉的鸟和动物拿出来卖。现在对鸟类的猎杀已经发展到有组织、有规模的行为,这完全是利益驱动所致,而不单纯为了改善自己生活,应该加大打击。当地政府的不作为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这种歪风,应该由上级部门责成当地的政府改正。

  陈黔怀(退休干部):我认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当地政府不作为,官员怕得罪人,不敢严厉打击

  原因3:跟文化和社会进步有关

  颜永宜(马栏山社区居民):中国人特别讲究吃,这种习惯殃及到很多野生动物。咱们引以为荣的所谓饮食文化是不是该好好地反思一下了。

  蒋松(作家):捕杀候鸟的这种行为,表面看是一种欲望,或者是一种娱乐,但它里面存在一种言行不一的文化悖论。2000年以前,道教文化就提出了“天人合一”,为什么到现在还有这么多野蛮的捕杀现象?从新闻事件来看,当事人捕杀候鸟是偷偷摸摸的行为,说明他们清楚这种做法是违法的,但是他们偏要去做,管不住自己的心理和行为。所以我们要从这种文化悖论上去寻找根源。      

  云才哥(网络红人):我觉得捕杀候鸟不但跟习俗、文化有关,而且跟我们的体制也有关。 所以这个关系到社会进步的问题,如果社会体制进步了,这些打鸟的现象也会少一些。如果保持一种公平的环境,保持社会公平正义,那我们保护野生动物的工作会轻松很多。

  原因4:缺乏一种好的信仰

  乔乔(“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”摄制组导演):从2008年开始,我一直在做关注生态环境的公益影片,拍完黄河拍长江,从黄河的源头到入海口我一直在拍。我有一个想法:为什么在黄河源头的地方野生动物生存非常好,越到黄河的下游人多的地方生态破坏就越严重呢?我觉得这是人的信仰问题,比如在青藏高原,藏民族因为有藏文化的影响和传承,使得野生动物保护得非常好,因为藏民族是不杀生的。但是我们汉人看到天上飞的、水里游的、地上跑的,都想吃,那这样就非常危险了。我觉得除了有善心之外,还要有非常好的信仰,这样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生态灾难。  

  话友建议

  多管齐下杜绝捕杀候鸟行为

  刘帅: 通过这一次的事件,我想有必要在全国推动几个问题的解决。第一是一定要发挥新闻、公众和法律的作用,监督执法部门严格执法,过去不作为或者滥作为的现象一定要遏制。现在没有多少野生动物了,对野生动物处于抢救性的保护阶段,所以执法部门要严格执法。第二是要从湖南做起,在全国进行地毯式检查。第三就是通过举一反三,把候鸟的保护扩展到对所有野生动物的保护,借这个机会把全国的野生动物保护行动推向一个高潮。第四是人为地去保护这是一个方向,但见效慢,最快的办法就是成立保护区。第五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消费习惯和生活习惯,让那些买卖的现象不再存在。从我们在座的各位自己做起,这个改变要加大宣传力度和执法力度。

  周灿英(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):保护候鸟,需要有很多热心环保、关注自然的志愿者来推动,和政府部门相互监督, 对滥捕候鸟现象进行严打、严管、严查。另一个就是重视宣传的力量。林业、环保以及公安等相关部门发挥政府职能,平时要加大宣传力度,像自然基金会等这些环保机构要积极宣传,同时民众积极参与,这样才会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。建立候鸟救助基地也是我们协会在未来的一个工作导向,我们会在长沙市周边建立多个救助站,救助受伤的鸟类,并且让大家参与保护行动。一些人没有意识到保护动物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甚至觉得只有高尚的人才会去做这件事情。我们协会会注重生态道德教育,让保护动物成为我们大家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习惯。

  陈求实: 我在国外的时候,看到一个现象,如果有人家里出现了蛇,他们不会去打,因为他们知道蛇捉老鼠比猫还厉害,而且那种蛇还是无毒的。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大量地宣传鸟类到底对人们有哪些好处,那么捕杀鸟类的行为就会少一些。其次要加强市场管理,杜绝流通渠道中的买卖候鸟行为。

  乔乔:我们有这么一个活动,在全球范围内网罗有爱心的生态环保人士,遇到有关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,就用手中的照相机、摄像机拍下高清的视频发到我们公共的邮箱,只要参与都会有奖励,用这种方法去激励大家保护生态、保护环境、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。

  颜永宜:孔子说过“猛以济宽,宽以济猛。”某些事情要做到恩威并用。一方面要宣讲政策,做好思想工作,另一方面要采取积极的措施,对乡、镇、村领导干部进行问责。 

  陈黔怀:建议林业等部门除了禁止捕杀鸟,还要禁止一些餐馆、酒店卖这些野味。动员群众一发现就举报,并给予奖励。

  星光哥(影视经纪人):当地政府官员不作为。每次都是等新闻报道出来之后,当地政府立马就行动,如果没人报道的话,当地政府就是睁一眼闭一眼,类似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。所以我们不仅仅是要宣传保护鸟,而且要对当地政府不作为的官员进行惩罚。  

  朱颖超(音乐老师、靖州“杨梅姑娘”选拔赛12强):我们可以做到影响身边的人,像我自己经常会去参加一些义工活动或保护野生动物的活动。第二个我觉得需要一些国家的补助,如果能增加一些国家补助,直接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,他们就不会去打鸟了。

  吕金达:首先从我做起,不打鸟,不吃鸟,碰到这样的现象和人的时候,我们要及时地制止,及时地进行科学知识的普及。

  崔启明:从现在开始从我做起,行动起来,大家一起来保护野生动物。自己做到不吃野生动物,对于那些打鸟捕鸟收购和贩卖鸟类的人要严厉打击。发现酒家和餐馆提供野味的,要严厉地惩罚。   

  蒋松:可以借助媒体的力量、文艺的力量、民间的力量,还可以借助心里没有受到污染的学生的力量,由老师发动学生在自己的家乡进行护鸟宣传和监督。

  刘东(环保志愿者):从长远看,要促进公民社会建设和民主化进程,需要每一个人参与进来。比公民社会和民主化进程更高层次的是宗教的发展,因为人的欲望是无穷的,要用信仰来克制人的欲望。

  张闻骥(湖南女子大学教师):电视媒体和网络媒体要多拍一些保护候鸟的广告,对销售候鸟的工具要加强管制。   

  刘晓军(教师):有人说要建设野生动植物的救助站,我觉得不妥,因为生物进化有优胜劣汰,动物的灭绝也有自然的原因,所以在目前人类本身还没有很好地得到救助时,其他事情可以缓一缓。    

  成俏(湖南师大学生):一个人捕杀20只鸟才追究刑事责任,我感觉现在的法律对于捕杀鸟类还是太宽了点,法制建设需要健全。 

  戴晓艳:我希望环保志愿者在护鸟行动中,有科研人员和专业人士指导,而不仅仅是去跟那些盗猎分子进行正面的对抗。

  话友与《哀鸿道》拍摄者、本报记者李锋面对面 

  崔启明:首先我向李锋记者表示深深的敬意,请问你当时在那个地方待了一个多月,你的心情怎么样?在人人手上都有枪的情况下,你们难道不怕吗?

  李锋:作为一个老“游击队员”,我不打没有把握的仗。去那里之前,我做了很多准备工作。最开始还是作为踩点,不是想直接跑过去就能拍到捕鸟的现场。当他们的枪声响起,当蛇在我身边爬过,我是很害怕的。第一次我差点掉到悬崖下,抓住野草才爬起来。关于我当时的心情,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办法形容,就是很复杂。我就想拍到这些东西,只有把这些东西展现给更多的人,才能引起更多的人关注,这是我的职责,同时我听到这些鸟类哀鸿遍野的尖叫,心里也很难过。

  星光哥:您对保护候鸟有什么特别的建议?

  李锋:刚才大家看到视频,在那个打鸟的山底下有一些林业保护站,那些林业保护站很破败,肯定很久没有人去过了。如果当地政府把它修建好,便于有人员在那里工作和生活,在鸟类迁徙的这几个月里,关注野生动物保护的人可以报名参加志愿者队伍,由某些组织或者企业提供一定的费用,或者是自己自愿地在那里居住一个星期,在鸟类迁徙的这个时间段,由我们共同参与守护。因为当地的林业部门办公是没有人监督的。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去住几天,就给了这条生命通道一个安全保障。

  总策划:肖和平  李辞 总主持:颜新武

  本期现场主持:李辞  颜新武  

  文字整理:颜新武  万晓娟  网络传播:星辰在线  

  摄影:余志雄  速录:陈静  屈纯青  

(稿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)
(作者:)
(编辑:方筱 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TAG: 拯救候鸟


相关新闻

版权声明(点击进入)
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权利人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誉权等问题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并提供真实、有效的书面证明,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。
联系方式: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:0731-82205980 传真:0731-82205938
附: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:《长沙晚报》、《星辰在线》、《湘江手机报》、《知识博览报》、《娱乐快报》、《品周报》、《浏阳日报》、《学生·家长·社会》杂志、《晚报文萃》
 

联系我们
湘江评论投稿邮箱:xjpl@changsha.cn
电话:0731-82205980-817 评论群:26348220
主编:杜进 http://t.qq.com/dujins
公告: 湘江评论投稿必读 网评投稿规范
评论文集
微评天下
原创快评
新锐先锋
理论深度
名家专栏